上海美律传媒集团 >新闻中心

视角·交流 | 数字传播下的叙事性思考——以上海日报锦观新闻的融媒体产品为例

发布时间:2022-06-13

在言必称移动端的当下,重要时间节点和重大新闻下的主题宣传理所应当包含对数字融媒的考量。若以专业学者的身姿,必当对数字传播概念、外延做名字解释般的详尽梳理,并在其传播学谱系的追溯中渐渐抵近数字传播行为。然笔者来自媒体,对问题的思索更为粗粝,就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期间上海日报锦观新闻的数字传播中做一次理论上的“复盘”。


数字传播的特性显现


数字新闻中的传播建立在数字技术架构之上,也就是说用0和1实现图像化的传递。遑论是文字(拼音文字或象形文字)或是图像、视觉均得以在数字传播中得以实现。从应用端回观,主流传播媒体中的报端、移动端均在数字技术的范囿,市场上的大众传播诸如门户网站时代的新浪、搜狐、网易再到即时社交软件的QQ、微信,以及抖音、快手、视频号平台均依托于数字技术的实现。图像化成为目前数字传播所依傍的重要表征,区别建立在了视觉感官无法分别的数字技术知识的称谓,也就是我们电脑课上接触到的jpg、pgn、gif、mp4、avi等格式。


交互感是数字技术带给大众传播的一个崭新属性。我们所熟知的听觉可以参与,我们所能体验到的触觉也能通过端口实现交互和互动。即我们能在以H5为代表的触发行为中拉近传者与受者的关系,传播的向度有望得到改变,受者对传播行为的参与感大大提升。


对数字传播应用的一点思考


数字传播的符码方式如电影的原理一般,然而在传播主体上依然需要依赖叙事性的表述。哈罗德·伊尼斯所言“传播媒介的性质往往在文明中产生一种偏向,这种偏向或有利于时间观念,或有利于空间观念。”数字传播为我们打开丰富性的同时也自身沾染了数字传播的诸多属性。其一是碎片化,容易将叙事简化成细小单元的叙事场景,时间和空间在传播中成为了漂浮着的维度,舆论场中即时发生的热点新闻和热点时间在短时间得到了爆炸性的关注,读者来不及对事件发生的全程进行足够的追溯便妄下断论即可站队。


文字、声音等叙事手法的合理性存在,格式塔感官体验不仅仅是对单一传播的拒斥。数字传播理应是在传播中营构出丰富的肌理,视觉、听觉、触觉等诸多感观。用斯拉沃热·齐泽克的话说便是“带领读者游历与审视现代生活变化永无停歇的实境。”当视觉为主的阅读偏向建立后,其他传播——体验方式在叙事中的作用容易被遮蔽。




《窗口里的上海都市圈》产品截图


对数字传播的叙事性建议


《窗口里的上海都市圈》与《公园城市的万米“独白”》为第十二次党代会期间上海日报锦观新闻推出的融媒体产品。在主题聚焦上,《窗口里的上海都市圈》着重用微信SVG的交互方式呈现一栋楼里在上海都市圈生活的居民感受到的大大小小的“都市圈”里生活的便捷;《公园城市的万米“独白”》为锦观新闻与国星宇航联合推出的策划,从万米高空的视角俯瞰地球,打量公园城市示范区建设中的10处地标。


1.数字传播需要完成叙事自洽


剖析表达方式,两个融媒体产品使用了视频和长图等视觉表达的媒介,此外在文字的补充和叙事性建构中,营造出了围绕“都市圈”生活场景和“示范区”主题故事的叙事线索。也就是说,我们在遵从视觉偏向的阅读习惯同时,需要在故事成立的逻辑和传播叙事的自洽上给予一定的铺陈。


《公园城市的万米“独白”》十个地标


在产品策划的立意上,我们对重大新闻和重要主题的介入需要反复检视切口,如同在一篇气势磅礴雄文中的叙事视角一般,基于哪个角色的代入感参与到融媒叙事之中。《窗口里的上海都市圈》选择了从熟视无睹的小细节入手,从成德眉资工作生活学习的居民感受到的社保、医保、交通等方面的切身体会进而追溯到都市圈推行的共同政策。《公园城市的万米“独白”》使用了多重视角,既拥有第三人称视角从外太空的打量,也拥有第一人称对天府国际机场、战旗村、兴隆湖、双子塔等发展地标的诠释。


2.数字传播应是面向读者打开叙事期待


齐氏在其论著《Event事件》中写道“真正的新事物是在叙事中复线的,叙事意味着对那已发生之事的一种全然可复现的重述——正是这种重述打开了以全新方式做出行动的(可能性)空间。”


《窗口里的上海都市圈》的交互更为凸显,需要借助读者按照指示拉动显示内容。传者在传播行为中预设了读者看到一栋建筑拉开窗子后才能真正明白具体一项内容。《公园城市的万米“独白”》的交互则更为隐匿,全文挑选了十个地标,而在公园城市建设过程中涌现的反映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的地标建筑数不胜数,这里的留白更为确凿的发生读者阅读后的联想生发。建立在共同生活体验之上的经验,为传播的发生提供的基础,更为读者打开了传播-叙事的期待。


- End -


作者:上海日报锦观新闻编辑运营中心副主任

庄伟伟

上海美律传媒集团

Chengdu Media Group